星期三, 六月 02, 2010

家族全员的信心胜利实证

日莲佛法信心体验分享:谢国平(雪兰莪,男子部) 2010年5月31日(第18支部“开创幸福大道”体验大会) 家族全员的信心胜利实证 大家好!每个人都喜欢听故事吧!如果是真人真事,就更吸引人了。今天我们就有机会听到很多真人真事的精彩故事,包括我自己的小故事,希望能够让大家对日莲佛法的生命哲学有所启发。 我名叫谢国平,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爱叫我“谢谢国家平安”,谁不想国家平安?所以我还蛮受欢迎的。 我出生在小康之家,是家中的长子。从小我就喜欢看书,看了书就想东想西,所以心中对人生常常充满各种各样的疑问。 中学时期我很活跃于各种课外活动。中五快毕业的时候,被同学邀请参加1995年第一届雪兰莪运动会开幕典礼的体操表演,从而认识了创价学会以及各种青年部的活动,我就当做是延续我喜欢的课外活动,开始参加学会的开会,学习日莲大圣人佛法。 刚开始的时候不敢让家人知道我参加学会活动,因为日莲佛法常常被误解为“日本神”,还有人说什么是供奉日本战犯。其实所谓日本神是指“神道教”,因为日莲佛法也是来自日本,所以就有这样的误解。通过参加座谈会、佛法学习会,让我大开眼界,不但说明这不是日本教,而且《法华经》的题目“南无妙法莲华经”原来是宇宙的法则。这是一个能够解释生命、宇宙和人生的伟大宗教。而且更重要的是,修行日莲佛法能够让我在现实生活上看到好的改变。我是很实际的人,所以觉得这个佛法真的不错。 15年来我在学会得到很多磨练,尤其是前辈对我们青年部的人格磨练,学习到佛法的最高人生哲学。更重要的是认识了伟大的人生师匠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先生,让我从此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所以我常常跟人家说,我是SGM出品“Made in SGM”,哈哈! 在修行日莲佛法的道路上,我得到许多的功德体验,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就选其中一个跟大家分享。 我的父亲由于长年操劳,被医生诊断患有心脏血管阻塞。老人家对开刀动手术十分抗拒,我的父亲也一样,而且医生也不能保证“刀到病除”,医药费更是不便宜,他的生意也放不下……种种的原因,就这样把心脏病一拖再拖。 2006年,我有机会到日本参加SGI研修会,终于见到我的人生师匠池田先生。在日本的时候,干部就问我们家里有没有什么亲人去世或者患病的,我就把父亲的名字交给干部。结果在离开日本的前一天,SGI的副会长交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的父亲的名字,以及他早日康复的祈求目标。副会长告诉我:“池田先生已经知道了你的父亲生病,他写了两张祈求卡,一张放在他每天唱题的佛坛前为你父亲祈求,这一张是给你的。” 我顿时感到无比感动,眼泪也留下来。池田先生是全世界192个国家的会长,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识我,但是他竟然这样来为我的父亲祈求,没有比他更伟大的师匠了!我下决意,一定要胜利,父亲一定要健康起来,作为回报师匠的大恩。这是师弟一起奋战的约定,决不能输! 刚才说到我的父亲的心脏病一拖再拖,终于拖到不能再拖。2008年8月,父亲几次心脏疼痛,几乎心脏病发作,于是决定一定要开刀保命,做心脏绕道手术。走到这一步,我只有相信御本尊的力量,于是很认真地唱题祈求有智慧来解决所有的问题。要医好父亲的病,我需要找三样东西:找医生、找钱(医药费)、找福运。 首先是找医生。我的父亲受教育不多,为人又固执,如果他不能够跟医生沟通,就很难跟他配合。以我们的经济状况,唯一的选择就是政府医院。我们去了国家心脏中心,发现几乎全部是马来医生,而且还需要排期。我不知道父亲的情况能够顶多久,爸爸只有一个,于是我们去找私人医院的华人医生。沟通没问题,但是医药费有问题。医生说整个手术至少需要3万多元,那是最起码的医药费,如果有特殊情况则还要其他收费。我父亲的情况是四条主要心脏动脉塞了三条,而且还有糖尿病、血压高,手术会很复杂,需要附加收费的可能性很高。 我作为长子,找钱的事情自然落在我身上。基本上,我没有什么存钱,这次糟糕了!医生就提醒我,可以试一试公积金。于是我马上去询问,发现我的公积金不够,但是加上太太的公积金就不多不少,刚刚好!这不是御本尊的安排吗?如果早一年,我们的公积金户头就不够钱;迟一年,可能我会把钱拿出来供屋子、买电脑啊什么的。现在这个时机真的是安排到刚刚好。我必须感谢我太太的牺牲和帮忙。钱的挑战基本上解决了,不过我们也要确保父亲手术时不会有什么其他状况,因为我们真的干了,没钱了! 在做心脏绕道手术之前,必须做另外一个手术,就是心脏照影(Angiogram)。一般私人医院要7-8千元,马大医院也要5千。当我担心这个手术费不知道去哪里找的时候,医生竟然建议我不要在他们的医院做这个手术,他写信介绍我们去政府医院,推荐我们去找他在那里当医生的朋友,也是一位华人医生。 我们拿了信去到政府医院,才发现那一天刚好是那位医生在那间医院的最后一天。第二天他就在政府医院服务满三年,可以转去私人医院。另外,心脏照影手术有两种做法:从脚部或从手臂穿照影管到心脏。一般上脚部的手术比较简单,但是伤口比较大。我的父亲有糖尿病,伤口比较难愈合,这种方式对他比较不利;手臂的手术则比较复杂,马来西亚只有几个医生会做,而我们眼前就是其中一个!这位医生会做手臂的手术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我们是他的朋友推荐来的,所以我的父亲成为他在那间医院服务三年来第一个做这种手术的病人,也是他在那间医院的最后一个病人!大家猜猜看整个手术花了多少钱?150令吉。想想,我们如果迟一天来,一切就不一样了!这两位医生成为守护我们的诸天善神。这样的机缘巧合,就是伟大御本尊的安排,我心里非常感谢御本尊。 一直以来,我因为工作和忙于学会的活动,常常都不在家,家人有时候会很难理解。我向御本尊祈求:我可能看起来不像是顾家又孝顺的好孩子,但是在关键的时刻,我一定会在那里发挥我的作用。御本尊有求必应,在这段父亲患病的日子,我反而成为四个孩子之中,花最多时间陪爸爸的人,我拿假期,为父亲找医生、载上载下的都是我,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也拉近了。虽然爸爸没有唱题,但是在医院的时候,他让我握着他的手唱题目,这是过去想象不到的事情。父亲曾经很感动的对我说:“辛苦你了!”我回答说:“今天换作是我患病,爸爸也一样会不惜一切的来为我医病。一家人,不用多说什么。” 我基本上解决了找医生和找钱的问题,但是我最需要的还是福运。医生决定了在一个月后为父亲开刀。于是我就趁着一个月时间努力唱题,祈求父亲的手术能够顺利,重获健康。我很努力唱题,但是有时候唱题唱到心很烦,会想:题目当然是唱越多越好,但是怎样才叫足够?是不是应该拿假在家24小时唱题?其实从父亲患病开始,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奔波打点一切,唱题、看医生、找钱、载送等等,其他的兄弟姐妹好像都没有什么贡献。爸爸是大家的,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忙? 后来我反省自己,这是我跟师匠的约定,一定要战胜到底,向池田先生做胜利报告!佛法有:“因病而起道心”的教导,就是说通过病痛,反而激励起要努力修行佛法的心。父亲的这个病,一定要产生好的价值,不然就会白痛一场。如何产生好的价值呢?那就是借这个缘,让我还未入信的家人来唱题。这不就是我多年来的祈求实现了吗?“我终于明白了!”从佛法的立场来看,父亲是自己承担起病痛的宿业,目的就是折伏全家人入信啊!我的一念180度转变,我感谢父亲,感恩御本尊的安排!我要唱感恩的题目,我要唱喜悦的题目,我一定要唱胜利的题目! 题目的力量让我有了智慧,我号召全家人一起来唱题。我们要父亲的病100巴仙胜利,我们就在这一个月内念100个小时的题目。我太太设计了一个100小时的题目表(照片),然后家里每个人各自用不同颜色的笔记录题目,能唱多少就唱多少。大家都赞同,于是首次全家人一起唱题。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晚上,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一家人一起唱题的情景。御本尊真的非常伟大,有求必应!所以我很确信父亲的病,毫无问题一定会好起来! 我们终于在一个月内完成100小时题目,终于到了动手术的日子。那一天,要进去手术室前,父亲非常的担心和挂念大家,把全家人都叫到医院去,还要拍全家福,大家脸上都流着泪。我们鼓励他,有唱题一定会胜利,不要担心!父亲的手术大约需要4个小时,我们就到首邦的会所去唱题。首邦的会友们知道我父亲今天开刀,也号召了很多会友来帮忙唱题。父亲住院期间也有很多干部、会友来探访和鼓励。他们的真心,让我们全家人都感动不已。能够在创价学会这个大家庭里,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温馨。谢谢各位干部和会友! 手术终于顺利完成!父亲在手术后次日就醒了,没有副作用,一切顺利!一切都在预算之内,连医生都说我的父亲很幸运。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御本尊的力量。 事后,我的父亲跟我们回忆当时的感受。他说他其实怕到要死,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因为医生告诉他,只有50巴仙的把握。当时父亲的隔壁病床也是一位做心脏绕道手术的病人,医生说他至少有80巴仙以上的成功率。但是那位病人手术后第二天就去世了!只有50巴仙成功率的父亲却活了下来,他自己说:“这一切都是我们唱题的力量!”他养病期间还一直说要请各位干部和会友吃一餐,来感谢大家。 通过这一次的体验,让我学习到人生的胜利方程式,那就是:只要用“法华经的兵法”- 以“南无妙法莲华经”向御本尊祈求到底,一定可以战胜一切的人生问题! 我们一家人的胜利体验也刊登在2009年的学会刊物《宇宙》杂志里面。希望今晚的分享也会给大家带来一些启示。 最后我想表达我对创价学会的干部和会友们,以及对池田先生最真挚的感谢!我决意为学会和广宣流布全力以赴,誓与师为学会正义胜利奋战一生!谢谢大家的聆听!

1 条评论:

池田先生 ikeda 的弟子 说...

很感人的体验,祝福令尊及家人。